免贵,姓沈,沈巍

我将灵魂缚在皮囊之下,用软弱裹挟张狂。
完完全全的震撼,艺术与表演的极致之美。他是一切善、美、勇气和希望的结合,我望着他,望到了我最想要望住的那个世界。真的,真的谢谢。

“浪漫主义永不死去”

我要做朱一龙先生一辈子观众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人间不值得沈巍值得 | Powered by LOFTER